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

【人类是思想的苇草】摘抄一些文字,以及可能会有些文学作品的翻译……(如果我以后有空的话)。

© 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 | Powered by LOFTER

3、

第一手札

我的人生充满了耻辱。

我不甚明白人的生活这一件事。我是在东北部的乡下出生的,第一次看到汽车时,已经很大了。我在铁道车站的天桥上爬上爬下,完全没想到这是为了穿过铁轨所制造的东西,只是觉得铁道车站像外国游乐园 一样,只是为了追求时髦而建成复杂有趣的样子。而且,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是认为这样。在电桥上爬上爬下,是十分超俗的游戏,在铁道的服务中,我认为这是最有趣的。后来发现这只是为了旅客跨越铁轨所建的实用的阶梯时,大为扫兴。

而且,小时候看过地下铁道的绘本,也认为这个不是为了必要实用所建造的。而是因为比起地上乘车,地下乘车更加充满趣味。

2、

第二张照片中的脸,变化令人惊奇,像个学生的样子。不能肯定是高中时的照片还是大学时的照片,总之,真是个英俊的学生。但是,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照片上的他实在不像个人的样子。他穿着学生服,胸部的口袋露出白色的手帕,坐在藤椅上,两脚交叉,然后,果然还是笑着。这次的笑容,不是皱巴巴的猴子笑容。虽说是颇为精致的笑容,但是怎么也不能说是人的笑容。毫无血色和生命的迹象,没有实感,像鸟的羽毛一样轻,又像一张白纸,这样笑着。像是一件彻头彻尾的人工制造物。说不上装模作样,也并非轻薄,更不是娘娘腔,美丽当然也够不上。但是仔细看这个英俊的学生,会感到有一种哪里的怪谈的恶心气息。至今,这样不可思议的英俊的青年,我一次也...

1、

我曾经看到过那个男人的三张照片。

一张是那个男人的童年时期,严格来说,大概是十岁左右的照片。照片上,那个孩子被许多女人围绕着(大概是那个孩子的表姐妹们),站在庭院池塘前穿着素色和服,头向左倾斜约30°,笑的丑陋。丑陋,但是对于迟钝的人(也就是不关心美丑的人),大概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。

”好可爱的少爷啊。“

十分适当的恭维,并不是空穴来风,虽然被称之可爱的那孩子的笑脸上并不是找不到这恭维的由来,但是,略微受过美丑训练的人,第一眼看到也会立刻说:“什么啊,真是让人不愉快的孩子。”类似这样的嘟囔。甚至还会像掸落毛虫一样的手势扔掉这张照片。

真是的,这个孩子的笑容,不知为何越看越让人感...

太宰治简介

太宰治(だざい おさむ)
(1909~1948)
青森県の旧家(きゅうか)に生まれる。少年時から小説を執筆(しっぴつ)、生の不安と苦悩を正面から取り上げた。自殺未遂、薬物(やくぶつ)中毒などの破滅(はめつ)的な生活の中から生み出された珠玉(しゅぎょく)の作品群は、永遠の青春文学として、若い読者の圧倒的支持を受ける。


出生于青森县世家,少年时代开始写小说。小说内容取自对生的不安和苦恼。在其自杀未遂,药物中毒等毁灭的生活中诞生了许多珠玉般的作品。这些作品作为永远的青春文学,受年轻读者压倒性的支持。


取自集英社文库。只是想锻炼下日文水平,以后有空来翻译。